【楔子】我还记得我走出龙家的那个夜晚,月冷如霜。我万念俱灰,心灰意冷,抱起刚满月的孪生女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龙家,离开了这个曾经让我欢喜让我忧的豪门之家。也许是怀中的女儿感应到了即将与同胞的兄长离别,哭得比往常更大声,声
那天,她与他见面时,心里是极不乐意的。他虽然有着极好的工作,优裕的家境。但1.65的身高在她眼中无疑是极矮的。那时,她青春明媚,对他自然看不上眼。所以,尽管初次见面他就欢喜的找个借口一溜烟把她带到家中,她还是没有丝毫犹豫
前几天晚上睡觉,梦见了我去世不久的外婆,具体是什么情景,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在梦里面,我是那么的伤心,还小声地哭了出来。虽然后来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却又不忍心醒过来,因为这样一醒来,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梦见她了。外婆去世
当树叶一片片开始退去碧绿慢慢变成黄色,我们就开始了这一年最伤感的季节。那些花朵萌芽的季节,大汗淋漓的季节,都没有这遍地落叶的秋季,和顺着悲伤蔓延的冬季,让我们难忘。我叫简圆,是一名即将迎来高中生活的学生。我是一个很悲观的
阅读提示:婚姻 专家让妻子学做情人,无非是想劝做妻子的多付出,说白了就是男人要双重享受。女人自个儿喊出来“走小三的路,让小三无路可走”,虽说豪迈,却也是情非得已,当然试试也好。正室必知:小三最爱用的勾男招术一女性 朋友看
男子复婚不成对前妻实施强奸惹人惊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即视为强奸。不论二人是什么关系,哪怕是合法夫妻 ,只要违背妇女意志,使用了暴力、欺骗等手段与之发生
爱情 滋味,究竟是什么滋味,相信没有人能说的清,就算是正身处热恋的人也无法说得清。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周围的朋友,因为缘分坠入爱河,然后又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分开。好像爱情 是一种神药,可以把一个不修边幅的豪放短发假小子
老公怕上床失败刻意出差躲我文/雅晴口述 :张丽美本来我和老公的感情非常好,我们还有个可爱的儿子,老公很恋家。可是前段时间他居然主动向单位要求去上海学习3个月,回来还不到两天,他又要求代替另一位同事出差半个月。即使这两天,
博友留言:这几年,因我爸公司在外有了分公司,所以我被指派到外地做总经理,在此期间丈夫出轨了,那女虽然和丈夫不是同事,却在同一个大楼里上班(那女是我父亲的秘书,我和丈夫并非同事,当初也因在一个大楼里上班认识并恋爱 至结婚)
博友留言:木子李:两年前的那个冬天,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丈夫。他单亲家庭长大,一个人苦撑着球馆。他帅气、爱工作的特质,深深吸引着我。确定恋爱 关系后,我几乎倒贴式为他付出,换来的却是我怀孕期间,他和月嫂在我家客房滚床单,被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它们自己的盛华与衰败,这是自然规律,谁都无法改变,哀是一生,乐是一生。为何不豁达一些,开开心心呢?--题记。人生啊,人生,它是人类最永恒的话题。也许,对于我这样一个年纪的人来谈人生,有人会当我是笑话,
这话还真不好说,天气的变换令人难以琢磨。时晴时雨的江南春月,真就那么值得用着笔墨相与伺候。若是描绘不太恰当,那么却是毁灭了一种俊美,同样也是种罪过!自小就打这江南的乡村中生活,虽说有时心生厌恶,但那也不过是恍然之间罢了。
窗外,夜已深沉。夜色的灯光下静静的收拾一些过去的东西,不经意间从书中翻出一些旧日的照片。熟悉的景物和曾经透着青春的微笑,在三月春天的季节里渐渐苏醒。灯下手中那些泛黄的老照片,眼眸里的记忆让脚下的路变得漫长,一张照片,一段
采访人:小 雅倾诉者:静茹(化名) 女晓晓(化名)是我去公司面试时相识的,很巧,我俩同时被录用,分在不同的部门。基于这层浅浅的缘分,在初入职场陌生、胆怯的环境中,我和晓晓迅速成为相互紧靠的密友。恋爱 、结婚,这段如花怒放
男上司疯狂追我被前妻骂狐狸精文/刘士功最近压到我身上的压力让我有点支撑不住,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婚姻 是真的走到头了,当初美好都化为泡影,冰冷的现实摆在我面前让我很无力。父亲为我们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我不想让他担心,借助这里
婚前,老公对我的爱让我无比感动在我和任泽生活的那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提起当地最大的中心医院,几乎妇孺皆知,而任泽的爷爷和爸爸就先后是那家医院的两任院长,可想而知,任泽从小在多么优越的环境中长大。相比而言,我们家的条件就普通
儿子举报妈妈跟干爷爷亲亲是谁败坏了干爹的名声?干爹原本是一种没有血缘关系的爹,曾经对家族之间的连系和深化起到过重要作用。可自郭美美事件之后,干爹被一度热炒之后,彻底变了味儿,干爹成了“暧昧”的代名词。有人说,当今的干爹其
文/雅晴倾诉人:远景大学生活结束了,我那四年的恋情也跟着一块灰飞烟灭。我根本来不及喟叹,就投入了找工作的大军中。我来到广东找工作,进了中山市一家台湾人办的制鞋企业做老板的秘书。半年后到了年底,老板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到台湾过
网友来信:今天,带着孩子去了游乐场玩,儿子3岁了,很健康,我带着他坐旋转木马。坐完一次他还想再做一次,看着儿子的小脸,我想我是幸福的吧,即使没有他,我和儿子会幸福吧?我和他在一起6年,我们一直都很恩爱,小区里我们是模范夫
Dear 卡玛:最近这一个月我的婚姻 出现了问题,一直不得其解,我看有人给你写信得到了你的帮助,我突然也非常有给你写封信的冲动,当然我更希望能够得到你的救解。我今年35岁,老公和我同岁,我们有个7岁的儿子刚上小学一年级。
特殊性癖好让我难忘初恋情人博友自述:我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自幼生活在企业家属院里,9岁时候,搬来了一个工程师,他女儿叫小倩,小我一岁。从那时候起我和小倩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也会打架。有时我们会很要好,有时也会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