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丈夫,留不住媳妇的贞操

满仓的媳妇是当年人贩子从川陕交界的山区领来的,三千元现金交到人贩子手里,小巧可人的媳妇就领回家来了,一家人对媳妇可以说爱如珍宝,虽说语言交流不很顺畅,加上手势沟通起来还不算难。满仓娶了媳妇之后,就在他姐夫的帮助下到县城的医院看自行车,媳妇就住在医院旁边租住的小房子里。满仓每月看自行车的收入出了两个人的生活之外还略有盈余,几年下来也存了几万元钱。这小巧玲珑的媳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很快学会了当地方言和普通话,还总嫌满仓一毛两毛的挣看车子钱没出息,一门心思总想着找个发财的机会,一会儿要学习摄影技术开个照相馆,一会儿又想学习理发手艺,将来开个美发厅,结果自己眼高手低,又缺乏耐心,学费花了不少,却一事无成。直到三年后两口子添了个女儿才消停了。生了女儿花费更多了,随着女儿的长大,陪老婆回了几次娘家,满仓两个小舅子盖房说媳妇求他支援,几件事下来把满仓存下的几万元钱全抖擞没了。俗话说,闲中出邪。转眼间女儿上小学了,媳妇那颗不安分的心又蠢蠢欲动了。满仓在医院里看自行车,晚上要轮流值班,看守住院人员的自行车,一个月要连续值班十晚上。满仓租住的小院里有五家人,他回家的时候见邻居们指指点点,打听一下才知道媳妇趁他值夜班的时间给他戴了绿帽子。平时三脚踹不出一个屁来的满仓又羞又愤,可他刚想要找媳妇算账的时候,媳妇却不见了,一打听才知道媳妇已经跟着一辆跑内蒙的长途车走了。等满仓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内蒙的广袤大地上找她的时候,媳妇打回电话来说自己跑到外地理发店打工呢,发了大财就回来。满仓刚想问问媳妇在哪里,媳妇已经关机了。满仓风采露宿找了一个多月,家里的积蓄化了个精光,外债又添了不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而且心里也牵挂着家里母亲照顾的孩子啊,没奈何,只好打道回府了。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媳妇就打电话报一下平安,就是不说在那里打工,满仓想问地址就关机。这样一连好几年不照面,女儿小颖几乎忘了妈妈的容貌。后来姐姐去世了,姐夫翻脸不认人,满仓看自行车的活干不下去了,带着孩子开了两年卖小百货的小超市。可超市收入也不好,又投师学艺,开了一家修汽车传动轴的专业店。和过往司机打交道多了,满仓就向司机打听媳妇的消息。有的司机说,看到满仓的媳妇在内蒙一条国道旁边的一个小饭店里,白天招待司机吃饭,晚上招待司机睡觉;也有的司机说,看到满仓的媳妇在一个城郊结合部的建筑工地旁边的洗头房里给民工洗头……满仓也不知道这些消息是真是假,身心疲惫的他已经对找回媳妇不抱希望,只能和女儿相依为命了……一曲声声慢说:男人,不单是养家糊口的主力,还要当一家人的精神支柱。男人如果被妻子看不起,绿帽子就可能离你不远了。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