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明天就要回到学校。在之后100天的时间里,我不允许自己再笑了。期间,一直在放纵自己,也是时候停止了。虽然我不知道当少了赞美和拥护、甜蜜和陪伴后的自己亦或是人生会如何,但是这一次要脚踏实地的走完这并不遥远的一程。人生
孤独像挂在墙上的闹钟,不徐不疾地敲打着我有些苍老的心。是的,我老了。猫在聊天室的角落,听麦上火辣辣赤裸的爱情 宣言,那些打情骂俏的台词竟然撩拨不起我的半点涟漪。老了,真的老了,老得赶不上网络的变化,老得追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济南城的水有泾清渭浊之趣,城里的泉水清冽,城北的黄河浑浊。听到过济水。黄河与济水本是两条河,古济水发源于河南,流经山东入海。后来,黄河几经改道,向南翻滚,一下跌落进济水的河床,从而鸠占鹊巢,污了一河的济水,济水从此便退出
原以为2013年的第一篇日志 会是幸福的载体,却不曾想过这新的一年的第一篇日志 会让我如此痛彻心扉,会让我泪流满面,会让我不知道该怎样写下去。曾经以为生命很漫长,漫长到就如同平静地水面一样,随风漂泊,自由自在,可在这平静
夏天的午后,西南边乌云陡长,一会儿就遮盖了半个天空。倏然,一道闪电劈空而下,雷声乍起,大雨倾盆……雨虽大,持续时间却很短,不多时就雷停云散。忽然间,有看彩虹的念头。急忙从值班室到后山,登石级,上山顶。仰望天空:蓝天如洗,
初秋的傍晚,我们疾驰在通往“荷花美食文化节”——景德镇市玉泉渔村的路上,一场瓢泼大雨洗去了驿路风尘,杨柳依依,碧水粼粼,空气清新怡人,水墨天成的山村图画,定格在唐风宋雨汉月里,归隐在山乡雾阁烟雨中
残阳下,玫瑰花凄凉地凋谢。枯萎的花瓣随风飘落,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最后在地面止步。在一场大雨后,再也闻不到那迷醉的香了。也许被风吹散;也许被阳光蒸发;也许被大雨沉淀。总之,消逝了,永久的消逝在这个世界。有人曾在此停
每次的相聚,都是那么短暂,我正要打开心扉,可时间却让我们说了再见。于是每次相见后,我却越发的思念。我是一个稳重拘谨的人,三十几年的人生历程,都是那样的平淡。自从遇到了你,我的内心掀起了波澜。我,不再沉默,不再腼腆。我常常
那一年,金秋十月,我一无所有,我们还都是学生,你我携手,我许下给你一生的誓言,你许我一辈子不相离的诺言,就这样我们一起度过了我们无忧的大学时光。那一年,炎炎六月,我依然一无所有,我们都走上了实习的岗位,慢慢地我们发现了生
曾几何时,我希望如你守望他一样守望着你;曾几何时,我坚信着我可以在你心中留有分毫位置。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其实真的一无所有。有的全部是那个区间内的所有回忆,而这个人那份情,我没有自信说那是我的。靠着这份想念、这份记忆、三
今天晴的特别好,只是温度有那么低。从一大早起来全身都是股股的,微风在我身上找不到空隙,就使劲摇曳我那红彤彤的脸庞,第一次在异地过着没有家乡风味的冬天,总觉得有点像花谢的感觉,刹那芳华里掉落,然后舞蹈般飞起,又孤单般落下…
你能说月亮不美吗?既然你也在静静望着?我虽不是冰雪聪明,竟也能看透你的心事。我的房中点起灯火,今夜正是停电。整个夜都在沉睡,可我知道你没睡,就象现在呆坐在窗边的我。你从不错过最美的东西,不论代价是什么。所以你搬到了水边,
每天下班后,喜欢一个人徒步回去,走在喧闹的大街上,吹着忽热忽凉的夏风,倒有几番心志。都市的霓虹,点缀在街头巷尾,轻松或欢快的音乐,飘扬在空中,有淡淡的树香。香樟树,熟悉的味道,似乎每座城市都会有一些香樟树,可以寄托一些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桃花深处题记:桃花扇手捧桃花蕊,独嗅桃花醉。空忆昨日时,共赏桃花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初读此阙,念念于心
一如神秘藏于朦胧,玄妙附于平淡一样,淡淡的忧伤隐匿于我热闹的面孔之下。想起曾经追梦的过程,我黯然神伤。因为有梦,无悔于执着追求,或许苦涩成为浇灌梦想花朵的清泉,即便如此,却也觉得甘甜。然而就在梦想花朵尽情绽放之际,心灵的
普京在“一带一路”论坛开幕式上致辞后,前往中南海与习近平举行双边会晤,在国宾馆等待与习近平的会晤时,他坐在一处钢琴前弹奏了《莫斯科之窗》和《暮歌》。 他的表演显得很随性,这个即兴演奏的视频在世界各大媒体上迅速流传。钢琴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并美其名曰:“为创造美好新生活而努力”,这是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也轻而易举地迷失在步履匆匆的追赶里。全然忘记了当初选择的真谛。在这样的背景下我愿意让心出走。去寻找一种久违的回归…
我回来了,回到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那么你呢?你的心还在哪里漂荡?公园的景物早已不复当年,依稀有过往的影子一闪而失,只是记忆有时也会迟钝;我竟然仍是遍寻不到你,你在哪里?你知道吗?往昔的友人小聚后仍然对我唏嘘不止,为什么还
Part 1 那些像刑期一样的时光,怎么匆匆过的无影无踪。 心中有些寂寞,寂寞中有你,有未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些无论找多少借口都舍不得放下的人。拥有过几段平凡的爱情 ,但却是像一场梦一般,易散易消失。我的少年你在哪里,你
2012年的母亲节如期而至,对我而言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母亲节,一个让我怎么也无法高兴起来的母亲节,因为医院里母亲还在静静的守候着病床上的父亲,已经整整一个月了。父亲的肝部做了一次小手术,听医生说只需几天就可以出院,然而自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