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然情伤,我的殇城你的闲愁

遇见一个人,生命全改变,原来不是歌词里才有的事。是你让我明白,爱就是不断地相遇和分离。挂了电话,我删掉了你的号码,从此不再提起过去,关于幸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篱落疏疏走在空荡荡的街上,太阳泛着耀眼的白光,回头看见,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我踮起高跟鞋,想要闻闻幸福是什么味道,可是,我什么也没闻到。于是,我蹲了下来,把头枕在臂弯里,嘴角咸咸的,难道这就是温暖幸福的味道?­那些苍茫的回忆,静静地滑脱生命的轨迹。当岁月和美丽,已成为风中的叹息,你感伤的眼里,残有旧时的泪滴。虚伪也好,矫情也罢,从眼底到心里总归是蔓延的疼痛。怪了,疼痛是什么感觉?喉咙里痒痒的,像卡进了鱼刺泪腺里,像决堤的洪水,止不住,擦不尽。除了你的身影在脑海里播放的声音我是如此卑微,我总是不相信,爱情 等种种廉价的情感 是我太执着,还是不肯改变自己的某些原则后来,我明白了,因为没有我要的温暖感情的污点,留给时间慢慢漂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无台。世本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幸福总是搭配着悲伤满街的繁华与思念。站起来,拍拍裙摆上的灰尘,我静静地聆听着太阳的声音。刹那间,满眼的音符,于是,忍不住,在太阳下旋转起来。裙摆飞扬,总是会有一些黑白画面,在记忆中徘徊流连。一页页苦与乐,都是岁月的纪念。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我给你的爱就像街道上的传单,铺天盖地,但却被你随手丢弃;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你给我的爱就像口袋里的人民币,少得可怜,但却被我死死地攥在手里。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爱有如此多的纠结,如此多的伤害,还有那么多的人儿前赴后继地投身于这方火海?爱情 中,最痛苦的是,消失了的东西,它就永远的不见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却偏还要留下一根细而尖的针,一直插在你心头,一直拔不去,它想让你疼,你就得疼。那一瞬间,终于发现,那曾深爱过的人,早在告别的那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心中的爱和思念,都只是属于自己曾经拥有过的记念。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记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人生短暂,真情难得。于我而言,此生最珍贵的,便是与君的相遇相识,相知相守。经历了种种,早已明了永恒的可贵,更加懂得真情的难求。有人说,世间有种女子,爱情 对她们而言,已不仅仅是爱情 本身,更是一种爱情 理想。为了这种理想,她们身经百劫,亦勇往直前。我想,即使在物欲横流的当代社会,这样的女子也不在少数。今生今世,甚或生生世世,纵然是人有千日好,花有百日红,纵然是锦衣玉食,金玉满堂,若无真爱相随,也不过是浮云过水。有人说爱,就是比谁更心软。在这一项面前,其他一切条件都注定是附属配件。真挚的感情,唯有在柔软的地方才可茂密生长。若遇上一个人,每遇争执总是比你心软。那么,这就是爱你的人。爱,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深度。直到别离的时刻。如果手心里能长出光阴,我会在光阴的每一寸土地上写下,如果相爱,请你深爱;如果阑珊的尽头是回忆,我会在灯火的每一缕光华里刻下,如果离开,请不要走远;如果想念的极致是陌生,我会在记忆的每一片碎片里烙下,如果陌生,请陌生到彻底,像撕掉死皮一样狠狠忘记一切。我远远没有你想象中的大度,所有优雅的忍耐,只是因为爱。此刻,我只想对着这个世界呐喊:不惜我者,绝不为我所藏;不爱我者,你不配在我心上。在情感 的是是非非里,眯上眉眼,你说我诱惑了你,我说你诱惑了我。其实,与其说我们诱惑了对方,还不如说我们诱惑了自己。我是个很会自我疗伤的女子,给我一只笔,我就可以画一片世外桃源,温暖自己一年又一年。做一个眉眼温良的女子,安静地写字,简单地快乐着。我们的情,真的是无关风花,亦无关雪月。嫣然情伤,我的殇城你的闲愁。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