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乃馨花开了

2012年的母亲节如期而至,对我而言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母亲节,一个让我怎么也无法高兴起来的母亲节,因为医院里母亲还在静静的守候着病床上的父亲,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父亲的肝部做了一次小手术,听医生说只需几天就可以出院,然而自从做完手术后,父亲就开始不间断的反复发烧。医生说与胆囊有关系,并采取针对性治疗,但是直到今天来看依旧是效果甚微。

这段时间,母亲一直守护在父亲身边,我们做儿女的想替她一下也总是得不到她的允许,唯恐影响我们工作以及照顾家庭。

医院的条件不是很好,晚上睡觉时就在一条可以折叠的椅子上,好歹近来天气不冷不热。刚入院的那些日子,母亲的眼睛就布满了血丝,我知道是晚上休息不好所致,而且晚上还要时常起床给父亲测下体温。每当看到父亲发烧时痛苦的样子母亲就会心急如焚,因为父亲在住院前从没有这方面的症状,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令母亲有些手忙脚乱、措手不及。

母亲已经七十岁,真的到了耳聋眼花的地步了,常常是问东答西,沟通起来特别的费事,如果不贴在她的耳边说话,她不会听懂到底对方说的是什么?不过有时她会根据对方的口型和举止判断出所要表达的意思。即便这样母亲照顾的父亲依旧是细致入微,将父亲的饮食起居照理的井井有条、面面俱到。

美丽的康乃馨是为母亲节准备的最好的礼物,其实我也很想送给母亲一束,但是直到今年的母亲节我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从没有付诸行动去为母亲买上几支。不是我吝啬,而是在我们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里,在我那个墨守成规的年代里出生的人的确少了一份浪漫的情怀。通常,每逢节日我会买些食品或服装送给她,虽然花费不多,但是足以代表做儿女的一份心意,母亲更不在乎我们会为她买什么礼物,只要逢年过节能够想着她,惦记着她,她就倍感心满意足了。

红红的康乃馨花开了,它是那么的芬芳而柔和、温馨而娇贵。我想即便为母亲送去一千朵、一万多康乃馨也难以表达对她的那一份炽热的爱,不论再过多少年?不论走了有多远?我对母亲的爱只会越来越深,越来越浓,在今后的人生路上我会将她洒落在我身上的爱一点点的拾起,一点点的珍藏,再一点点的铭刻在我的心上。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