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眼睛,每个人都一样善良无辜,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同样的世界,一个彼此走不进的世界。我不怕隔着茫茫人海的距离,我也不怕一个人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只是那一切无法与人分享或者分担的快乐和忧愁的情绪让我难过。每天走过
一.你是否曾寂寞地听见花开的声音?你是否曾寂寞地看见漫天的白色蒲公英飘扬?你是否曾寂寞地站在灯火阑珊的城市迷茫?二.我曾做过一个梦。梦里我是一条住在一个很大的透明鱼缸里的鱼。水面漂浮着白色的蒲公英,那是从我的小脑壳里涌动
六月,我的梦随风躺卧在仲夏的手心,是柔情地轻抚,是与夏季暧昧的气息。今夜,我独自一人漫步在归家的路途。小河道旁年已过百的柳树,是今晚看到的初恋,她摇曳着秀发,是一味淡淡的小清新,随风飘摇,春心荡漾。无人不称赞,无人不喜爱
是谁?在月朗星稀的夜晚,独坐香亭前奏出一曲远古清音:“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乃敢与君绝。”如若郎君早已遗忘,为妻愿意再说一次。曾经与君指天为誓的诺言,如今却是散落一地的心伤,
晚风拂过,窗台上洁白的茉莉花微微摇曳着,那一低头温柔,带雨含羞。淡雅的清香多么的熟悉,似她永远的发香。那永不褪色的过往,如池塘的芰荷,被清香的晚风从水面下唤醒,一支又一支,一寸一寸的绽放着出水的温柔,瞬间便开满了无边的荷
因为,惯性太强、记性太好。认识一个人很简单,忘记一个人很困难。曾经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让另一个人带着去任何地方,最后却差点回不来。所以不能再失去方向感。我们向前走了很远,才回头。旧时光是个美人,温软娴静,眼深如潭水。我们
还记得,上学的第一天,妈妈把我带到学校交给老师,然后问我:丫头,记得怎么回家的路吗?我懵懂的点点头,然后妈妈头也不回的走了。从此,也后那条泥泞的乡村小路上,我风雨无阻,当同学都由家长接送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没关系,我是好
1、我无法走下堤坝,那几丛寒芒将仅容一人走下去的小路堵得实实的,只有静静地站着,任目光透过绿树的浓荫,看不远处溪流潺潺。有些恍惚。这是从小时候起一直留在脑海里波澜壮阔的河面吗?它什么时候瘦成了眼前这条缓缓流动的溪流?记忆
你的纯情给了曾今的初恋,你的成熟给了未来的妻子,我来的如此不巧,又如此恰巧,出现在你最糟糕的时候。多久没叫你骗子了?我生气的时候会叫你骗子,开心的时候,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时叫你哥,我还叫过你胖子,叫过你猪。我舍友都叫你
冬日的阳光懒懒的,显得特别温暖。阳光下的我们睁开眼,看到一地碎碎的影子,那么烂漫而又温馨。走出校门,坐上挤挤的公交,我向往繁华的大都市。可是今天,我也要去你学习的地方看看,去打个过往。公交“嘟嘟”向前行驶着,驰过坚硬冰冷
我自以我是扎根于土地的一株。时下,我才 发觉我一直深陷于流沙。处于流沙中的我,无奈被动,曾也几许想自作主张,却遭流沙阻滞,它曾说我不过只是在它的裹挟中夹缝求生,我并没反驳,我的确是在夹缝中寻找那一丝生存的曙光,我也奈何不
那日,我执着等待只为目睹花的盛开,那日,我不眠倦首只为了落叶的飘落,那日,我度思华年只为看清那过往如烟。 ——题记(一)眼睛盛开悲伤,手中静卧过往文字总是伤感的,因为早已习惯用它来记录曾悲伤的过往
秋,就这么来去匆匆,掠过我的眼底,飘进我的心上,一计心思落尽了泥土……——题记《一》都说秋季是个迷人和收获的日子,在这样的日子里,思和想总在心头绕过!没有那一次的点击,怎么会萍水相逢?没有相遇,怎
天空好灰,云好黑,我们伫立在长江两岸用泪眼张望。翻不过去的只有你我的宿命,渡不到岸的只是凄迷的牵绊。我一直认为我很勇敢,敢爱敢恨,冲破了世俗的偏见找到了一份真正的爱情 ,终于有了自己的归宿。我们相亲相爱,不离不弃,我认为
离离陌上,暖,悄无声息舔过枝头,朝雾夕雨浑然成韵,又到一季赏花时节。其实,来或不来,在我心里,你都是一簇开不败的鲜艳,在记忆深处,你就是一幅永恒的画卷,何须再执流年画笔,涂抹一婉多余的明媚粉黛,何须再饱研浓墨,描摹那抹绿
东部沿海地区,一年四季分明,每年的六七月份,梅雨季节总会不请自到,而恰恰就是这梅雨季节,最是让人头疼。终日的阴雨连绵暂且不说,那湿润的空气足以让居家烦透了心。缘何?这一代由于濒临海边,常年遭受海风的侵染,原本就是气候温和
岁月如歌,品茗在喉,流淌的时光如白驹过隙般瞬息而过,不留痕迹。而镌刻在脑海里那些刻骨铭心的剪影将在今后的闲暇之余浅吟低酌,悠然淡看。韶华飞逝,举眉频思。遥想当年蹦踏于乡间古道,穿梭在金灿灿的油菜丛里无所顾忌的嬉戏玩耍,欢
经过时间的洗礼,被不断冲刷过滤后沉淀下来的,便是幸福的味道。哪怕这幸福里,会有小小的遗撼小小的苦涩,哪怕这幸福如此短暂,它也是生活赐予的最美。——-题记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仿佛一夜之间,桂花的
初中毕业那年,我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就选择了在二中复读。好像那个时候不提倡办复习班吧,于是我们班就美其名曰“体育班”。担任我们班主任的,是严肃有加的曹老师,他长得高高的个子,总是爱穿一身洗的发白的中山装,和我们说的最多的一
在教室坐着,阳光很好,你漫不经心的朝我走过来,站在我旁边。你故意翻看我的本子,被我抢了过来。“这是你的?”你说。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本来想多说些什么的,愣了一会儿憋出个“嗯”。“难怪那么熟悉。”你说。我甚至都没敢抬头跟你对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