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一个人路过的那些小幸福

不是为了旅行却不断挤进旅行的队伍中,对拥挤的红尘有了更深刻的阐释。这样的旅行也许冠名为奔波更为恰当。

就在两天前,自承德回到现居住地,虽然是过路车,但是依然有座位,心下多了一丝愉悦,下车的时候,前边一位女士拿了大小6个包,我走上前去:

“我帮你拿个吧”

她微笑拒绝了,看她实在吃力,我又重复一次我的话,她递给我2个包。我们一同走,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我对她说:

“有一次,我一个人拿了几个大包,倒了几次车,有三个女士分别主动帮助我,没见有男士出手的。”

女士还没答话,边上一个年轻的先生说话了:

“不至于吧,我们男士没那么差劲吧”?

我一本正经的解释:“我说的是真的”。

引起了他的同伴的注意,问怎么回事,那先生跟同伴说:“她说她有一次拿了几个大包,一路上有三个女士分别帮助她,没一个男人出手帮她”。

我们都笑。

在拥堵的城市,哪怕是鸡鸣犬吠的乡间,那追公交的经历也是屡次可以遇到的,有些司机,视而不见,昂然而去,有些司机便多了很多的人情味。

那一次,遭遇大暴雨,一个人在空旷的路上,眼见得车站上,车已经启动了,无助无望的对着启动的公交狂呼狂挥手,那么大的雨,自己也知道司机听不见也可能看不见。但,那本来启动的车,真的停下来了,我上车,未及言谢,那司机笑对我说,今天雨太大了,我要是不停,怕你还要等20几分钟。

这次第,怎一个谢字可以表达?

那一次,是开车走,因为路不熟,且是傍晚了,居然一下子开到燕郊去了,这可是跨了省了,我哪里到过燕郊?当时头就大了,一个身穿黑色衣裙的老人家,就这么孤独无助地站在车旁边,拼命忍住快被吓哭的感觉,你哭给谁看?

想要问问路,来来往往的都是开车的人,根本就没有行人。这时候,一个燕郊牌照的出租车司机,在我旁边停车,开窗问我:

“不认识路了吧,你去哪里”?

也不管是人是仙是鬼了,赶忙答话:“我去朝阳区黑庄户”。

“那你跟在我的车后面,我带你走一段路,然后我再告诉你怎么走”

女人特有的防范心理还是有的,心理犹豫了一下,反正我开我的车,他开他的车,要是给我带到偏僻的路上,我就不去。打定主意,跟在他的车后面。

走了大约有2公里路吧,他停住了,我也停下,此时天色已经擦黑了。他指着一条路告诉我,顺着那条路走,上高速,在××路口下,走新华大街方向,就对了。

没等我说谢字,他开车走了,我为我的那点阴暗的揣测感到羞愧。直到今天,我都想知道这个好人叫什么名字?如果不是他,我真不知道那一晚,我将怎么逃回自己的暂住处。

接下来的事情是过高速,因为我的车牌是承德的,自然进京需要检查,过检查站的时候,一个检查员小伙问我,是承德人吗?我微笑说是,他也微笑说他自己也是,那一刻,真亲切。

很多车停在检查站等候检查,包括北京牌照的车,我略显焦急,因为是新手,怕夜路,一个警察对我挥手,示意我可以走了,启动加油,拐向通道,扬长而去。为这小小的幸福而快乐。

这一路惊魂,幸遇2位好人。

来这个城市的远郊外混饭吃,已经搬了7次家了,其中有一次,我收拾好了大包5个,小包N多,讲好了一个三轮车,等我扛下去一个大包之后,我发现我扛不动了,于是再跟三轮车夫联系,告诉他我有5个大包,他能不能负责给我从2楼扛下,再扛到另一个2楼去,我给他加10元,其他的小包,我自己拿(只为了省几个小钱呗)。他爽快的答应了,说一会就到。

他到时,我搬下去了所有的小包,只剩下4个大包他扛下去,并装好,用了2次,满满的挤下了所有的包包们。到了目的地,他给我扛上去了那5个大包,我自己扛小包,他说:你捡小件拿,重的包我给你抗,上上下下的跑了很多次,帮助我搬了所有的包。我叫他顺路将我拉回原住处,我还有事要做,他也答应了。

我本是告诉他,在路口放下我就可以了,他还是拐了一下子,将我送到原住处的大门口。一分钱也没有多收,可怜我这手里拿的小包,只是装了给他讲好的价格,多余的钱一分也没有,我本意是想加钱给他的。就这么说着谢谢,心怀着无限的感激,在酷热里看着他满头汗水而去。

重温自己这些年,一个人路过的那些小幸福,远远不止这么多,我都想牢牢的记着,牢记!当然,无助痛苦备受打击的事也很多,何必牢记!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