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望向他的那一瞬,望见他更显清瘦微黑的脸庞,望见他镂刻在眼角的沧桑与疲涩,才知道岁月在我们之间,早已画下了一道深深的痕印。而我们,再也回不去那年那月……【一】再见许磊,我以为我会像以前一样,掌心冒汗,心跳加速,微微低头
像两条清澈透亮的小溪汇合一样,他和她相遇了。那是一个傍晚,天空中飘零的秋雨让一切变得空蒙起来,依稀刺骨的丝丝寒意提醒着人们现在已经是晚秋了。“一场秋雨一场寒”倒是不假的。街道上偶尔有汽车疾驰过,把轮胎与路面积水摩擦发出“
樱花花语:“既然爱了,就一生吧。生命、幸福都应该一生一世永不放弃。一生一世只爱你。 四十三岁的王川坐在桌子上点了根烟,烟雾缭绕中,他陷入了沉思。五年前印象中老家的阿里山也是有这么多的樱花树,每到早春二月,阿里山的樱花骨朵
再见到叶芷倩的时候,她正趴在方如川背上巧笑嫣然,她的幸福,连站在对街的我都被感染了。我的眼眶便红了,我亲爱的芷倩,谢谢你在经历那么多痛之后依然对爱那么信仰,谢谢你过得比我幸福。我故意侧过身子,想躲开她的视线,可终究失败了
那天,和他偶遇。此时的他,左手挎着个菜篮子,右手小心翼翼的扶着怀孕的妻子。女人在叽叽喳喳快乐的说着什么,他偏头很耐心的听着,眉宇间是那熟悉的藏也藏不住的宠溺和温柔。他极认真的用心的扶着小鸟依人的妻子避开来往的车辆,以至于
女人嫁给了她不爱的人,只为了用那份彩礼替父亲偿还赌债。父亲以前并不赌钱,是个地地道道的好男人。在女人的母亲过世以后,他才开始意志消沉。所以,对于父亲一次次的变卖家底,把家卖的空荡荡的时候,她并没有恨他,在她心里,他依然是
求爱的载体,不管邮件也好,短信也好,电话也罢,都有不确定的因素,最安全的,还是看着对方的眼睛真诚地说出你的请求。她在深夜接到一封电子邮件,居然是他,一个她以为就此失踪了的人物。信上说,邮箱发生了问题,你三个月前寄的信我到
序北方五月,阳光招摇,透过层层繁密的梧桐树叶将斑驳的光影一路洒过。眯着眼睛望去,那碎碎闪烁着的光芒不正如此刻我走向篮球场的心情。我想我不是不愿意上篮球课,只是在我已经要重新开始的现在,如何可以在那一遍遍带球,投球,再投球
爱情 是什么?爱情 是无私的付出,是相濡以沫的天长地久的坚守!以前只听说过水边有桃花园,那里的人们不知山中日月,但现代社会竟然还有不知今夕何夕的人,当2006年探险队员发现这对现代版的神雕侠侣时,老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十八岁那年,男孩和女孩在大学校园里一见钟情,两情相悦,并且很快两个人就暗自定下了终身,非她不娶,非他不嫁。然而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恋爱 的事情让家长们很快也知道了,双方的家长立即责令男孩女孩断绝来往,否则不惜付出
爱情 ,总是会经历一段考验的。都说“患难见真情”,人生,怎么会一帆风顺呢?更何况,爱情 。只有经历过磨难的爱情 才会更加坚韧、不易被摧残。这世间的一对情侣便是这样经历过来的,让我来为你来讲述这段来之不易的爱情 。10年前
瑛坐在我的面前,品尝我第一次学做的广东名食“猪手姜醋蛋”,不错,她对我笑笑,第一次做就像,真的不错。我有点得意,虽然她只是说“像”,但像我这样连饭菜都做得不好的四川人可以做出一锅“像”的广东名点,真是大大的进步呃。等我给
面对这样的极品公子我还能怎么样呢?我真的不想因为一份工作讲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都奉献出去,但是这一切都是轮不到我控制的,就像那天男上司将我身体玷污,我也不能控制的....​大学毕业后,我从浩荡的求职大军中一跃而出,有幸进入到
1看着男人布满血丝的双眼,喝着男人亲手煲的鲜美的浓汤,听着男人满是关怀怜惜的话语,女人的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像两汪清泉,挂满了整个腮帮。男人最见不得女人流泪,看到心爱的女人哭了,一时不知所措。赶紧放下手里的汤碗,拿了
我,一个很平凡的女孩。有爸爸,有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齐全。90后,独生女。倔强但不坚强,爱钻牛角尖但绝不钻到底。很单纯,很可爱,很义气,很豪爽。疑似分裂症的多重性格,不熟悉的人面前寡言少语,熟人面前假小子,疯丫头。除
一桃花飘香,姹紫嫣红;新树嫩蕊,临上枝头;异品奇葩,流光溢彩。陶陶然的风徐徐地吹,操场边的紫罗兰花飘飘然送来幽幽的香味;微微的风悄悄地追,把游弋他乡的相思都追回。校园里,阳光明媚,灿烂彤照。张泽铭在校园里疾速地走着。甬道
从来没有想过,人生会是这样的不可捉摸。短短几分钟,一句话、一个真相,便会把我自以为是的幸福化为泡沫。至今无法忘记那天,9月7日,弟弟来我家借钱。这已是今年的第三次,他投资了一个小工厂,孤注一掷地投进了所有积蓄,工厂的效益
■文/宁安2012年4月中旬,乔芳重返湘西的小山村。与孩子们在一起时,她终于忘记了那场异国的噩梦,重新焕发生命活力。因为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乔芳曾多次自杀,是心理咨询师将她从崩溃的精神世界中拯救了出来……被逼留学,支教女
这该是一场安静的邂逅,他和她,他遇上她,也许,是她遇上了他。那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坐在树影里微笑如蜜,CD里是他一直听了很久的歌曲。同样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躲在咖啡厅的角落里,钢笔在笔记本上写道:初夏,微凉。大
红尘万载,我负情太重,迷恋太深。今日,我端起这杯痴情的酒,依然是悲喜交集,乱了方寸,颠了心。————题记【一】没有预兆的,劉回来了。当我去站台接他的时候,都还在怀疑是不是做梦。他对我挥着手笑着,戴着棒球帽,永远都那么帅气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