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在夏末秋初

昨夜一场夏末的雨,带来了今晨秋初的凉意。天阴,没有太阳,丝丝细风把凉意写在每个等车人的脸上。这是一条乡级公路,离我们村有五里地,每天只有一趟班车经过。当然,这是八十年代的事情。我喜欢在这个季节回去,一住就是十多天,今天必须赶回去上班了。昨晚说好不让别人送我,只有她一个人就够了,我没有多少东西要带。我站在路口里侧,离其他等车的人隔了一段距离,因为在来车的方向没有高大庄稼或建筑物遮挡视线,所以很远就可以看到车来没来,不必像等公交车一样的挤做一团。再一个重要的是,我身后有人!她就站在我的身后,也知道她的视线从没有离开过我;我移动她便移动,我眺望她还是望着我,我转过身望着她,她就收回视线,去踢脚下的草根。这是她第二次送我上车,以前都是朋友抢着送我,自打上次一番争论和暗示后,便只有她来送我了。那时只有自行车,她还不让我骑,说带着我跟没带人似的,很稳很轻快,让我坐在后面说话就行了。上次也是这个季节,天气清凉,一路飘香。她是我同村的一位女孩,短发,椭圆脸,端庄秀丽,身才柔顺但很结实,眼角眉梢总是挂着笑意。很普通的服饰下掩盖不了周身发出的青春气息。她喜欢我,但从没有对我说过,只是一有机会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或者远远地用目光锁定我,痴痴傻傻的样子。我们在一起干过农活,晚上同许多伙伴去邻村看过电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喜欢躲在我身后,像影子一样跟随,像小猫一样蹑足,偶然地、不知何故地会脸红,清亮的眸子里会闪光,或许这就是秋波吧?-----我喜欢秋,刚经过夏季的酷热,更深爱这秋的清爽、秋的流香和秋的深邃!歌德在《少年维特之烦恼》中说:青年男子哪个不善钟情?妙龄女子哪个不善怀春?这是人性中的至洁至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在情窦初开青春四溢的年龄,对异性有着难以抑制的渴望。我们喜欢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很快乐,朦胧中流动着至洁至纯的情愫。可是我今天必须回去工作了,即使有许多的不舍和留恋,离别的愁绪就像今晨的天空一样被阴霾所笼罩,而我,又有一种无法述怀的伤痛却不知怎样对她说,怎样对她讲分手,原来是如此的艰难。等了近半个小时了没看到车的影子,我有点烦躁不安,一阵风吹过,凉意变得有点寒意了,我紧了紧身上的单衣。这时她在我背后轻轻地说:“有点冷吧?”我“嗯”了一声,没回头,一件带着体温的衣服披在我的肩上,我转过身,看到她关切的满含笑意的脸,对我说:“马上就暖和了,嘻嘻,你穿着挺好看的!”“你冷吗?”我貌似关切的问道,自己都感到了言不由衷,看着她结实的小身板,找到了心安理得的理由。果然她说:“我不冷,来的时候里面套了一件衬衣,这件是专门给你准备的。”我笑一下,看着她有点小小得意的眼神,故意说道:“那干嘛穿在你身上,现在才给我?”“这样你穿上时才暖和啊!”是的,不仅身上暖和,心里也升起一股暖意,女孩子喜欢对方的时候总是不计较自己付出多少,一门心思的为对方考虑。她们很少用语言表达什么,只用行动使自己构筑的美妙的梦不断地丰满起来,同时将幸福和满足毫无保留地在脸上绽放。这时我发现等车的人群有一阵骚动,应该是车来了,就往前走了几步,翘首张望,没发现车的影子,正疑惑间听到有几个人嚷嚷着,好像是车子不来了。我心里一沉,靠近人群听了一会,明白了,刚才一位从十多里外的始发站沿路过来的人,刚好和一位等车的人认识,就告诉他:别等了,车昨晚上就坏了,到现在修不好,听说要等到下午另派的车子带零件来,你们要么去几十里外的省道去等车,要么明天再来。我怏怏地转过身,发现这次她没有跟在身后,依然在放自行车的地方向这边张望着,一手紧紧地抓着后座上的提包,非常紧张的样子。我走到她跟前,沮丧地说:“车不来了,今天恐怕走不了了。”我本以为她听到后会跟我一样的沮丧,然后勇敢地挺挺小胸脯,坚定地说:走,我送你去省道那边上车,不就几十里路吗!一会就到,不信咱今天等不上车。然而现实却是她听到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嫣然开口道:“那就明天走呗,反正也不在乎多呆一天。”“我明天还上班呢,要是不去的话会被扣工资的。”“这不是今天没车吗!回去跟领导说说不就行啦?”“你以为当官的都像我一样好说话啊?”“那又怎么样?实在不行让他扣好了,扣多少?我给你!”“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我……”她看到我微蹙的眉头住了口,然后悄悄地向我身后移动。我没理她,在想是否现在就询问那个事,然后告诉她我们之间不可能了;也许从开始我就没有认真过,只在享受异性之间那种新奇的感觉,看到她依然热烈与纯真,心里多少有些欠疚。她从另一侧探出半个身子,说:“你饿吗?我给你煮了鸡蛋。”“我不饿,你饿你就吃。”我不耐烦地说,考虑着怎样回去。“我也不饿……对了,既然走不了,咱们去我舅舅承包的果园去玩吧,就在前面不远,你去过的!”她满脸的欢快与兴奋:“我问我舅舅了,现在的苹果大都可以吃了,还有枣,你不是非常喜欢吃枣吗?还喜欢爬树,就是太笨爬不上去,嘻嘻……那次还摔了一跤……”她突然住口,应该是意识到又说多了,赶忙缩回身子,在背后“嗤嗤”地偷笑。我转过身对着她说:“回去吧,你还要去地里干活呢!”“今天不用去地里干活,就陪你玩,我跟家里说好了,休息一天,还不用扣工资!”看来兴奋的时候都不缺乏幽默感,她竟然开起来玩笑。“等等,你刚说你跟家里说好了?”我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嗯”“今天专门陪我玩?”“嗯”“就是说你知道我今天走不了?”“嗯……啊?不不……我不知道车坏了。”她突然惊慌起来,涨红了脸,低头不敢看我。“你……”我生气地冲她喊道:“你竟然知道?那怎么不告诉我?还大老早起来送我?这不是胡闹吗?要是我们直接去省道等车,说不定现在我早已经上车了,现在可好,走也走不成,还受了一早起得冻,你是晕了还是傻了?”他似乎被我喊得吓住了,搅动着手指颤声道:“我只是想单独和你出来一趟吗!我喜欢……骑车带着你,觉得很安全、很暖和,我有劲儿,不怕累,我……还喜欢……听你说话……我舍不得让你走!”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很委屈的样子,似乎快要哭出来。“……”“我知道你爱睡懒觉,平常没敢打扰过你,可是你就要走了,我只想和你多呆一会……”我缓和了一下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车坏了来不了?”“早上我去地里给你掰玉米,你说过很喜欢吃煮的玉米,想给你带点走……碰到了赶集回来的二叔,他告诉我的。”“玉米呢?”“知道今天车不来,我就没带来,放时间长了不好吃,我明天早起再给你掰新鲜的。”这时我才注意到她那被露水打湿的裤脚,这个傻丫头得起多早啊,就为了我那句不知什么时候说过的一句话。这次回来玩的并不愉快,自从知道那件事后,就对她失去了以前的那种甜蜜感觉,多了些酸酸的味道。虽然表面上和平常一样,但还是有意无意的避免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和机会。我偷偷地观察过她,她好像没事人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异常。还是那么对我热情、依恋,脸上还是挂着纯真和幸福的微笑,还是喜欢躲在我的身后。沉默了一会,她停止了踢脚下的小草,抬头问我:“以后你还会给我写信吗?”我怔了一下,说:“会”她轻柔地、满足地笑了,满脸的不信,但从他那双晶亮的眸子里,看到了发自内心的期待与渴望;我怀疑她是否从我的态度里早已经知道了某些东西,甚至是结果,明知不可能却偏偏那么执着,人们说这个年龄是做梦的年龄,她的梦毫无疑问是为我编织的,打碎她的梦的,也许就是我不久后的转身。路边早已没人了,我们谁也没有说回去还是去哪里。云层中迸出几丝阳光,照在她微黑但很俏丽的脸上,少女脸上特有的绒毛隐隐闪光。她的目光投向远处,充满梦幻般的神情中流露出几丝忧伤。第一次见到这个表情是前年的这个季节,也是在这里等车。当时要我给他写信,却又无法直接寄给她,怕村里人议论。那时的她就这样定定地望着远方,在思考,在忧虑。就是这令人爱怜和动人的神情让我坚定了给她写信的决心。之后,我们村里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伙伴,也因此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频频地接到我的来信,然后就是找机会把写给她的那封偷偷地交给她。我们曾为这个聪明的办法激动了好几回,也因此造成了今天的分手。太阳升高了起来,光线更多地从云缝中投射下来,身上感到了温暖,我把外套取下来,披到她的肩上,她一惊,似乎这个从没有过的关爱举动吓到了她,随即脸上飞起了一层红晕,有了些娇羞,有了些甜蜜,还有了些感激,幸福地轻轻地扭动身体。她偷偷地飘了我一眼、两眼,而后慢慢地,脸色又开始变得有点苍白,似乎知道了这预示着什么,抬起头不安地望着我。我努力地张口问道:“你和他什么时候开始的?”不安开始从她身上蔓延,头垂得更低了,紧紧地咬住的下唇在抖动。我突然感到一些不忍,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何必非得让她亲自告诉我呢?我想起那位朋友对我几次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试探里,终于在一次酒后对我说出了全部经过,悔恨的痛哭流涕,请求我的原谅。当时我没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喝多了”。然后我就回去了,晚上躺在炕上想了很多,从愤怒到理解,从内疚到自责,当窗外天色亮起的时候,我也想明白了,不是他们背叛了我,而是我先对不起她,是环境改变了我的审美观,是青春的张扬耐不住繁华的诱惑。因此迟迟地没有问她,没想到临别的时候还是没有控制住,问完了又后悔了。“我们回去吧!”路上的行人开始多起来,我们这个样子让人看到不好,同时我也决定今天不走了,对这个决定不知道是优柔寡断于心不忍还是良心发现。便对她说:“前面不远有条小路,是到果园的,要不我们去那吧?”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提起包,轻轻地放到后衣架上。我轻叹一声,推起车子往前走。小路很窄,两侧的杂草打湿了我们的裤脚,很凉,谁也没有说话,只有碰触蒿草地“沙沙”声和鸟雀们的“唧唧”声。我看到远处的薄雾已经消散,葱绿的田野更加明亮和空阔起来。这条小路离公路不远,可以听到自行车清脆的铃声从那边传来,偶尔还有赶驴车的吆喝声。心里正在感叹着清晨旷野的清新与恬淡,她在后面突然开口说道“你都知道了?”“前几天他给我说了,是喝酒后说的,他说很后悔。”我尽量表现的很平淡,心里却是很矛盾,很酸楚,很无奈,还有些淡淡的内疚。“你说他很后悔?亲口对你说的?”“是啊,还说很对不起我,让我原谅他,”我放慢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重新低下了头,秀眉紧蹙,不知是因为走路的缘故还是心里紧张,脸上竟有细密的露珠,在阳光下偶尔闪光,她用很低的声音说到:“都是我的错,是我先找他的,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他。”我停下来,转过身,看到她的眼角挂着泪珠,晶莹而圆润,像草尖上的露珠般滚落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前襟已被打湿,只见她抬起头,任凭眼泪留下来,用凄楚又朦胧的眼睛望着我说:“你相信我是真的只喜欢你吗?”“信!”我坚定地点点头;感觉她的眼泪好像落在我心上,温暖而苦涩。“这就够了。”她笑了,笑的那么甜,一刹那,我觉得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美过,梨花带雨已经不足以形容少女此时在初升太阳下的娇美容颜。“好了,我们去玩吧,就当你陪我的!我要好好地跟你玩一天,也会好好地记住这一天!”她突然变得轻快起来,说完这句话,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晕,在当时的年代里,情啊爱的都说不出口,喜欢就代表了一切。“是你陪我好不好?开始你就计划好的!”看到她心情突然转好,我也高兴起来,觉得不应该再纠缠这个问题,反正明天就回去了,我们之间又没有可能,何必影响他们呢?从内心讲我也很喜欢她,漂亮、温顺,还带有微微的傻气,陪伴我度过了好几个假期,体验了懵懂爱情 的甜蜜与陶醉,这就足够了,我决定好好的陪她玩一天。气氛逐渐活跃起来,她又回复了以前的欢快,像小鸟一样在车前车后蹦跳着,说到高兴的地方还在我的肩膀上锤两下。就这样说说笑笑走了没多远,她突然站住了。“怎么了?”我疑惑地看着她。“车!”“什么车?”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在前方很远的地方一辆红色的长途车沿着那条公路开过来,在绿色农田的掩映中时隐时现,不用说,这肯定是那辆前往市里的班车。她的眼光“倏”地望向我,眼睛里满是惊愕和疑惑,我心里也很紧张,莫名的紧张。我们就这样对望着,心里都在考虑一个问题走?还是不走?时间似乎凝固,其实也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走!”她伸手抓住我的提包。“可是我们?”“我去截住它,你把车子扔下,快来!”她短促地说完,提着我的提包向公路方向奔去。从这里到公路大概有好几百米的距离,都是庄稼地,她一手提着包,一边跳跃着向前奔跑,踩倒了庄稼,惊飞了小鸟,像一只轻盈的燕子在水面上掠过。那辆车看着很远,却也飞快地滑过来。我扔下车子冲进庄稼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公路上跑,没一会就气喘吁吁的了,抬头看看,她已经快冲到公路边了,那辆车也快到了,而我才跑了一半,刚低下头再次猛冲,就听到刺耳的刹车声,我一惊,就看到她已经拦在车头前,挥着手大声喊着:“师傅停车师傅停车”。那辆车急刹后并没有完全停下来,而是慢慢向前移动。司机探出头来叫骂,她拦在车前面一边后退一边说着好话,这时我也赶到了,司机无奈打开了车门,她赶紧拉着我把我推上车,递上我的包,汽车缓缓开动,她又跟着车跑,从即将关闭的车门空档里递进来一封信,隐隐约约的听到她在外面喊,“装了好几天了,差点忘了……”车里几乎坐满了人,只有后排还有两个空位,我摇晃着走过去,透过后车窗远远的看到她还在哪里挥着手,已经看不清相貌,不一会就淹没在车后的尘埃里。我坐在后面的角落里,开始看那封皱皱巴巴的信。那是今年春天的时候,树头叶子都长全了,才收到你今年的第二封信,去年这个时候应该是二十几封了吧?那天晚上我去小卖铺买东西,看到他在那里抽烟,见到我给我使了个眼色,像往常一样我知道有你的信了。当时激动的手都颤颤的,差点接不住找给我的零钱。出来后在墙后的阴影里等他。不大一会他溜达出来,找到我,从兜里掏出信说:前天收到的,我在这里等你两天了没见你,我说我去姐姐家了,今天刚回来。说完我就先走了,我不想和他多说,因为我要赶紧回去看信,几乎小跑着回到家,躲进我的小窝里,从怀里掏出来你写的信,这时候倒不急着打开了。看着那熟悉的笔迹,仿佛看到你微笑的脸、骄傲但亲切的眼神,我很满足,好像这就是我期待的全部,生活的全部;知道吗?我在担心中等着你的信,从漫天飞雪等到春暖花开,直到花落了,树叶子长齐了才等到你这封信,你根本想不到我是怎样的感觉,根本不知道我一个农村女孩子要求的是什么,今天,我告诉你,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真喜欢我,但能让我喜欢你就够了,能让我躲到你背后,望着你结实的背影,闻着你的气息,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可是,当我读着你那封信的时候,心,慢慢凉了下来,我很清楚这里面的淡漠和疏远。也大概知道有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跟你在一起,虽然我有预感,但当它真正发生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有强烈的被撕裂的感觉,就像夜里无数次做的那个恶梦,惊恐、无助、死亡的恐惧,那么真实。惊叫着醒来后还在相信那是真的。那些天我很消沉,整天一个人发呆,白天望着蓝天叹气,晚上看着星星垂泪。有一天傍晚,我在地里浇水,突然没电了,正好他打这里经过,就帮我修电表箱,又跑回去找工具拿电线什么的,反正我是不懂的,等修好了天也黑了,他就陪着我一直到半夜,中间我们说着话,说着说着就把我的猜想告诉了他,边说边哭,他一直在安慰我,说你不是那样的人,可能工作忙没时间写信。其实怎么回事我都清楚,只是愿意找个人说出来,心里好受些;那时农活开始忙起来,我们也是能经常见面,不知不觉间就把他当成了你,愿意和他在一起,只是觉得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你的存在,我们连手都没拉过,其实我也觉得很对不起他的。希望你能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只喜欢你一个,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知道吗,我之所以不告诉你这些事,也不问你的事,是不想失去和你在一起的短暂机会,我喜欢跟在你后面,是觉得安全、温暖和莫名其妙的满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经常偷偷地傻笑。过几天你就要走了,我要珍惜和你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下次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是否还有站在你背后的机会,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我很喜欢你,你也曾喜欢过我;我会一直喜欢你,即使你不再喜欢我;我只求你一件事:请你不要讨厌我,让我一直喜欢你,好吗?一滴眼泪偷偷地爬出眼角,我把头扭向窗外,去看高低错落的农田,还有稀稀落落的农耕的人。汽车已经进入省道,车速很快,看着窗外不断变幻的景色,迷惑间,就像我剥离的记忆在重演,就像我带不走的乡情在挣扎……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