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可以薄情几分

红尘万载,我负情太重,迷恋太深。今日,我端起这杯痴情的酒,依然是悲喜交集,乱了方寸,颠了心。————题记【一】没有预兆的,劉回来了。当我去站台接他的时候,都还在怀疑是不是做梦。他对我挥着手笑着,戴着棒球帽,永远都那么帅气。我说,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劉说,想给你一个惊喜。刹那,心就盛满了甜蜜的温情。到家,立刻就招呼公公婆婆到客厅里坐,切水果,倒茶水,翻看劉带回来的礼物。空气中回荡着欢声笑语。我问劉想吃什么......每当劉从外面回来,就是家中盛宴的开始,我就是那个盛宴的主持人兼操办人。呵呵,不要笑我。我说过:谁若娶了我,呵护我,我必以一生的深情回报。我可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二】第二天,劉告诉我,他约了朋友。我给他准备衣服,开开心心地送他出门。朋友是事业的一部分,我懂的。第三天,劉告诉我,一个朋友约他,有过合作的,我当然赞同他赴约,虽然我知道那是个女性 ,我是明理的呀。更何况,我深信劉爱我不疑,随便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跟我比?瞧瞧,我就是这样的自信!当天下午,参加儿子的家长会,各科任课老师都上来讲话,都是负责任的老师,都讲的很好。我正听得起劲,电话闪了,劉微笑的图像,我按了短信回复:我现在不方便接听。劉复言:在东浦海景,结束了去接你。看了这样的话,我笑了:劉就是对我好。家长会结束,因路不远,我决定走过去找劉,我不舍劉麻烦。远远地看见劉和几个人走过来,一个女孩,还有几个房屋中介模样的。我朝劉挥手,劉点头微笑。劉向他的朋友介绍我,告诉我他的朋友喜欢这边,想在这边买房。他的朋友——那女孩笑着对我说:哇,嫂子,你太年轻了吧,皮肤怎么这么好?当然,我是懂礼节的人,一番客气寒暄。辞别了中介,邀请朋友到我们家坐坐。她一到小区就大大地夸奖。劉说,儿子要回来了,要不你先回去?我说,没事,陪你们一起转转。当下,心就有些嘀咕:要我回去,你们谈什么要避开我的吗?看着劉与她在前面走着,热情地说笑着,忽然心就不悦,脸还依旧微笑着。常常,我就是如此善于掩饰自己的人。【三】回到家,女孩看到我们家的麦克,喜欢得很,又喜欢我们家的格调,发出一阵阵地惊呼,抱着麦克,让劉给她拍照。忽然,我就火了,劉一连给她拍了好几张,还那么认真。毫无疑问我吃醋了。我不动声色。劉送她,我告诉劉送到哪个车站比较方便。劉说不用等他回来吃饭。我说怎么不回来吃饭呢?等你回来吃饭啊。劉刚走,婆婆就在房间喊劉的名字。我说,他送朋友出去了。婆婆说,怎么带这么个女人回来了,告诉他,我烦这样的人,不要再往家带了。我做着晚饭,心中很是无味。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劉还没回来,我打电话给劉,我说,饭做好了,还没回来呢?劉说,还没送到。我说这么短的路怎么还没送到?劉说我送她到地铁口,你们先吃吧,不用等。婆婆说,一定要等他回来一起吃。过了二十分钟,劉还没回来。我又打电话。劉说,没那么快。我挂了电话,又过了约莫二十分钟,我再打。我说,你在哪?劉有些不耐烦了,说塞车。我说,塞车?哪里塞车?我过来接你。劉说,我什么事也没有,一会儿就到家。你是怎么啦?我压着情绪挂了电话,平静如常地招呼他们吃饭。但是,我是一口也吃不下的。【四】吃完饭,收拾碗筷。过了一会劉才回来。劉说没吃饭,又赌气说没心情吃。可是我心疼劉,立刻重新做菜招呼他。劉吃完饭,没事一般,招呼大家吃他买的水果。可我心中不快,不买他的账。劉也不同我解释。吃完水果就坐在那里看手机。我也没事一般,默默收拾沙发上的衣服。公公婆婆睡了,儿子看电脑。此时的我,貌似平静,内心波涛汹涌。可是,我已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恣意任为。我不可以拂袖而去,昭告我心中的不快;也不可淋漓地大声质问,要劉给我一个解释。我不可在公公婆婆和儿子面前失态。尤其是儿子,我知道他尊敬劉、深爱着劉。然而,我的心被不甘和疑问填满,快要爆炸了,非得找个出口不可。我说劉,我们出去散步好不好?尽量语调如常。劉说不好。简直是一口回绝。我说,去嘛。口气温软,毕竟我是女人,示弱一点无所谓。劉依然头也不抬地拒绝。我明白再说多也无用。我不死心,又发了几个微信给劉。劉没看见一般不回复也不看我。我知道,再待下去,我会撑不住,我说我带麦克出去了,逃也似地走出家门。【五】走在小区花园里,深呼吸,仰头看看天,阴沉的夜空不见月亮,只有几颗寂寥的星星,犹如我沮丧的心情。满眼的树影婆娑,映照着暗淡灯火,麦克在脚边忽左忽右,它怎知我心中烦忧?谁说的?人世苦多,怎堪欢颜?谁说的?生命中最深的爱恋,也终抵不过流年化作云烟。谁说的?得之高歌失即休......我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眼泪纷纷爬满了一脸。是的,最大的伤害来自最挚爱的人,来自口口声声要呵护你一生的人。对于朋友而言,我坚强、聪明、洒脱且自我。可此时,我却如此脆弱!我想这人活着有什么意思?想那付出的怎么能与得到的成正比?毫无疑问,我的内心有厌世倾向。此时,便汹涌而起。看见池水,我想象倒在其中,水浸全身,冰凉彻骨的绝望感。看见树枝,又想到,若挂绳于上,悬吊脖子,那窒息和疼痛,必是撕心裂肺。可笑,胆小如此的我,即使多么地厌世,也是不敢自绝生命的。我更怕亲者为我而悲痛,我宁愿苟且、颓废、悲伤地活着,直至病死、老死。想此时的我,一定面目憔悴难看得连西风凋碧叶后的老枝都不如。我得赶快让自己平静。我对自己说,我不能让自己崩溃伤心地像疯子一样。【六】我该怎么办?劉不理我、不接招,他在抗拒、在逃避。不能给哥哥姐姐打电话,此时,只要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会控制不住地泣不成声。我长大了,不能再惊扰他们了。也不能给情同手足的老同学打电话,都不惑之年了,孩子都多大了,若被老婆撞见起疑心,我就罪过了。那些姐妹们呢?在感情上,她们比我还迷糊,给她们打电话只能招致心绪更乱。我的清风好友?是的,我想起了我的清风好友。X、Y、Z......这些友虽未见面,但从文字中,就能感知,都是睿智善良的谦谦君子。我先发了一个对话框给在Z(Z是大学教授):我想跟你聊聊。未回,或许不在线。又发了一个‘晚上好’给H(H是医生),H立刻回了。我直接切入主题,告诉他我今天心情不好。H不愧是医生,宽厚仁慈,心思敏锐,他淳淳地善言开导我,就如同慈爱的父亲,我将不满委屈,没头没脸地向他倾诉。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